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

 
 
 

日志

 
 

赴川:一厢情愿吗?  

2008-07-26 16:57:26|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许小学的团体活动后,我们通过本地志愿者了解到什邡湔氐中心小学需要心理救援团队。为了让所有队员能安营扎寨,安心工作,我决定将队伍直接拉进湔氐中心小学。

其实,灾区外的我们,对灾区恢复生产的能力还是不够了解的,事先带来的那么多行李,其实没有必要,尤其因为我们第一站在德阳市体育馆,完全可以到超市置办干粮,不需要千里迢迢从南京带过来。

(大的团队活动结束后,闷热的天气让我们都无力说话)

现在,如此多的行李成了我们到湔氐中心小学的唯一障碍,郑伟和德阳市抗震救灾交通组联系上,对方称:只要指挥部一个回复,马上可以派车。

下午两点,第二次来到抗震救灾指挥部,见到的是一位新的“值班员”——因为中午刚过,正靠在椅上小憩。

当我们说明来意后,这位“值班员”抬起头来,字斟句酌地回答——我们没有这样的先例呀,你们最好能自己找车下湔氐去。

——我们已经和交通组联系过了,交通组说目前有车待命,只要指挥部给个指示,马上出发

——我们不可能给指示,这不符合程序

——那现在能否请您告诉我们程序,我们严格按照程序来

——程序我现在不清楚

(接下来,该值班员掏出电话,开始询问“心理救援团队到底归到哪一块”的程序)

——程序是这样的,如果是从成都团省委下来的团队,德阳团市委才能接洽,什邡团市委才好安排,反过来讲,不是走这条线的,我们不可能接洽(看来,如果是政治任务,一定会前前后后接洽得顺顺利利)

——现在是否需要我们到成都,按照这个程序严格走?

 ——如果是这样,最好!

——我们志愿者全是请假自费前来的,我们的时间有限,如果将时间浪费在这些程序上,我们很难理解。如果您怀疑我们的专业性,我可以将每个人的简历、咨询师证书复印件给您查看

——这都是次要的,我只认这个程序办事。你们来之前没走这个程序,我们根本没法安排,你只能按照程序来,先跟省里联系,联系过后,如果我们需要,会通知你们来,不需要的话,就不会通知

(不知道,按这套程序被召来的专家将会被安排在哪里进行一日的培训或是讲座,真正前线的惨况,“专家”是不可能会看得到的)

——可是,现在湔氐中心学校那边确实急需要心理援助团队的参与,而且周围的群众也有这个需要

——谁说群众需要,你要为这话负责任!

——灾后儿童、青少年的心理救援非常迫切,我们自费从很远的地方赶来,不需要您付一分一毫,只需要您举手之劳予以协助,我们完全可以好好合作,做好灾后群众的心理救援工作

——谁说我们是合作关系,绝对不是合作关系,是你们自己来,而不是我们求你们来

(谈话再也进行不下去,经过本地志愿者的努力,我们联系上两辆面包车,将我们全部拉到了什邡湔氐中心学校) 

一路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看着外面又开始倾盆大雨,想着曾经在指挥部的遭遇, 我用“一厢情愿”来反讽自己。听着司机魏大姐对政府作为不满的喋喋不休, 在雨中静默的危房以及光着脚踩着泥泞小路的孩子的身影不断在车边闪过,所有队友在车里颠来颠去却热切地讨论接下来的工作事项,心底又鼓起莫大勇气,是的,就是“一厢情愿”又怎么样呢?其实,做事,不一定就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可,这是正常的,只要自己心甘,对得住自己,对得住救援的每一个对象,就应该满足……

颠簸了近两个小时,我们终于来到什邡市湔氐镇中心小学,这所龙门山脚下的小学校,地震中有两名学生遇难,而紧邻它的湔氐中学,这里有57位学生遇难,遇难学生的家长、幸存的却留下阴影的孩子将是我们未来全部时间的工作对象。想到这里,每个人深感沉重却坚定……

(湔氐中学倒塌的教学楼夺去了57个孩子的生命,门口特警执勤,严防外人进校)

喘口气,暴雨仍未见停歇,来自深圳的“老九”(特级教师,已经在帐篷学校工作十天)告诉我们:雨在天黑前是停不了了,晚上没有电,还是尽快将帐篷搭起来。无须分工,男队员们纷纷承担起搭帐篷的责任,女队员们准备晚饭。幸好能借助帐篷学校的煤气灶,我们吃上了一顿热的方便面,煮好后放上榨菜、调味料,也许是因为工作据点确定,帐篷已经搭起来,每个人又有了工作任务,这一顿吃的特别香甜。尽管只是方便面加榨菜而已……

(小帐篷,将是队员陈卫民与钱鑫今晚的住所)

天很快黑下来,我们所有人钻进帐篷,如此多的人挤在一起,讨论明天的家访路线、分组安排,夜色渐晚,大家分头休息。男队员将大帐篷让给女孩子们住,而他们自己却在没有防潮垫的情况下直接躺在小帐篷里,我希望小帐篷自有的那一层布的防潮能力很好,希望他们今晚能安睡。(第二天,来到他们帐篷外,我不忍心用手去试探那一层布是否真正防潮,我知道,不管防不防潮,我的队员昨晚一整晚直接睡在水泥地上,他们辛苦了,受罪了。)

(回来六天了,这半天的日志我始终回避去写……)

   

  评论这张
 
阅读(212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