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

 
 
 

日志

 
 

李中莹老师,你让我好尴尬  

2008-08-12 17:01:31|  分类: 原创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四川回来一个多月了,没想到在四川的一段经历在一个多月后的今天,让我如此尴尬……

        前几天请假回了一趟湖北仙桃老家,在家里度过了轻松的几天,返程的火车上,我意外收到在四川共同工作过的队友们的电话,趴在火车座位上,我和队友们亲切地说着想念的话,没想到,队友的一句话,让我彻底凉到了底:蒋老师,你不知道啊,从你回去之后,那两天的培训活动,北京的老师们对我们很不友好哦,好像有意跟我们拉开距离,我们好难受啊,后来,我们才弄清楚,原来北京的队友们以为我们和“徐州大哥”是一伙的,唉,搞得我们好尴尬呀……

        听了这句话,才真的是让我好尴尬。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6月13日,我作为领队带着南京市心理危机干预中心的第三批志愿者一共11人前往四川,我们原定的工作时间到6月25日。6月23日,我接到办公室同事电话,告诉我一个莫名其妙的队伍即将加入到我们的团队中,原来这是一群热心的徐州人,有的是三级心理咨询师,有的是在考的二级咨询师。其实,是几级不重要,重要的是对心理咨询的热心与专业。据同事讲,徐州队伍现在成都参加李中莹的培训,培训后,还有几天的时间,他们想参加心理援助工作,希望能加入到我们的行列中来,我的担心是:我们对这批人员的背景一点都不了解,如何能确保工作的有效性?我让同事要来了这些咨询师的背景资料,说实话,如此紧迫地收集的资料,能得到的信息也是少之又少,我最终得到的是:有三级咨询师,有在考的二级咨询师,都是对心理学非常感兴趣的人,惜在没有“科班”,并且都在成都参加过李中莹的创伤辅导了。

        在我们第四批的人员还没到位的情况下,徐州队的一员将电话打到我手机上,我告诉他们,我买了今晚的火车票,他们能赶到的话,我会把他们送到中科院心理所的心理援助站去,和那里的队友一起工作。

        中科院史占彪博士希望我能留下多干几天,在什邡站帮林春老师带一带队伍,其实,我的作用很简单,就是将心理援助的队伍每天按时带到遇难学生的家里,为家长进行心理援助。

        委托德阳的热心志愿者晓华帮我退了火车票后,我带着徐州的队伍来到什邡站与林春老师会合。其实,徐州的队友在年龄结构上,在受培训的经历上,应该是优于其他队员的,可是,结果却出乎我的意料。

        我们的咨询案例报告上,徐州的队伍居然有好多写着“姓名:不详”的字样,诚然,我们需要保护求助者的资料,可是,保密原则不是死的,为了科研需要,我们必须要将求助者的姓名、联系方式登记下来,以利于今后的跟踪回访,我们所说的保密,不是完全不问,而是说,登记之后,对这些资料加以保密。非心理工作人员不得随意查看。可是,看到徐州队伍上交的材料上,写着“姓名不详”,我真的很惊讶,跟这位志愿者交流,她却振振有辞地说,平时我们的咨询就是这样的……

        在什邡的这几天,有几位警官曾经慕心理咨询之名前来咨询,徐州的志愿者们非常热心,主导了几次咨询。

        第一次咨询,我没有参与;

        第二次咨询,我同寝室的两位北京志愿者参与了旁听,出来后对咨询过程给了这样的评价:“一直在做技术。从一个技术到下一个技术,整个咨询过程运用了5-6个技术,让我眼花缭乱,呵呵呵……”,听在耳里,冷在心里,作为一个领队,我感觉那一刻就好比有人在指责自己一样。

        第三次咨询,我参与了其中一位徐州队员的咨询,果不其然,从头至尾,始终在使用技术,并且所使用的技术与同寝室北京队友反映的技术一模一样,我彻底哑了,还能说什么呢,作为领队,我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了,从咨询的房间提前出来,我只感觉有人在扇我耳光……

        我其实一点都没有怪责徐州队友的意思,他们的热情,值得我们学习,可是,他们的咨询理念确实不能苟同。

        我想这个原因应该与他们的“恩师”李中莹脱不了关系!

        从我接到徐州的志愿者到我离开什邡回到南京,听徐州的队员讲起李中莹不是一次两次,每次讲起李中莹老师,总是一副无比崇拜的样子,甚至将某位学友倾家荡产追随李中莹老师的英雄事迹长挂嘴边。唉……

        李中莹老师,你是不是应该对这些痴迷你的学生负责?

        李中莹老师,你在到处收徒,到处办讲座的同时,你在传授你潜心研究出来的简快身心疗法(NLP)的时候,你是否沉浸在学生们无比崇敬的目光中,而忘记了跟学生说明,这些疗法应该用在什么地方?

        其实,心理咨询,技术远没有正确的理念重要!

        一个空有满身心理咨询技术,而没有正确的咨询理念的咨询师,轻者误了自己的咨询市场,重则误了整个心理咨询界的名声!

        为什么对待不同的求助者,李老师,你的学生采用的技术居然是一样的?莫非你的技术是万能的?

        为什么对待基本的咨询原则,你的学生居然对错误的理念执迷不悟?

        难道,学生的这种执迷不悟的状态,就是李老师你真正想达到的境界吗?莫非你真的要让每个学生都追随着你满世界转,交昂贵的费用去听你对技术的自我表现?

        李中莹老师,您是NLP的前辈,您的理论,在您手里用来,肯定得心应手,对求助者大有帮助,可是,您所带出来的学生,不光要学会您的技术,您还得传达一份正确的咨询理念给他们,我想,您应该也知道,在心理咨询与治疗的道路上,一个优秀的导师,是多么的重要,他不光教会学生如何使用技术,他还得指引这个学生正确的学习方向。可是,李老师,你的这几位学生如今已经处于对你的技术的严重痴迷状态,希望你能尽快重视起来,拯救拯救他们吧!

        李中莹老师,不要再让我们尴尬了!

 

  评论这张
 
阅读(2396)|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