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我的博客

记住该记住的,忘记该忘记的。改变能改变的,接受不能改变的

 
 
 

日志

 
 

记我最差的老师和最好的老师  

2010-03-15 15:39:3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谢弗(David R.Shaffer)

       “你的文章毫无想象力。”

       “尽管你写的都是完整的句子,但你却不能把它们有机地组合成一篇连贯的文章。”

       “我看够了,你的文章根本不成章法;你没有一点写作才能。我建议你最好想象干点别的。”

        以上三句话是我从Y老师给我的作文评语中原封不动地抄下来的。我上高中时,Y老师叫我高级英语写作。我上大专的第一年,又是他教我学习英语写作。我根本没奢望成为“海明威第二”,但我绝对不赞成Y老师的作法,即全面否定我的任何一种尝试,而且他言语中流露出的轻视和傲慢尤其让我厌恶。你看,评语中哪有建议?即便是一丁点鼓励的话也会让我加倍努力,以写出符合他要求的文章。

        为期一年的写作课上了一半时,我向一位阿姨诉说了我面临的困难。她是一位小说家,我曾经做过她家的园丁。她让我在交作文之前把文章拿给她看。让我做了三次修改后,她才同意我把作文交上去。我以为Y老师会表扬我,但我却只得了一个C+(这是我这门课上的最高分),我又一次收到了打击。我绝望了,于是决定和Y老师谈谈,想就如何提高我的写作水平听听他的意见。在读大学,念研究生的8年半中,我跟许多老师讨论过问题,但那次与Y老师的交谈是所有谈话中最短的一次。Y老师让我不要把他的评语当真,说“99%的美国人跟你一样,他们通过写作来交流思想的能力几乎为零。”他还多次暗示说,给一个没有潜力的人提建设性的意见纯属浪费,然后他说了一句让我终生难忘的话:“只要你能出书并提供相应的证明,我就请你吃饭,饭店由你定。”

        我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Y老师的办公室,一路上我想了很多。“他根本不喜欢我”回荡在我耳边,但最大的一个声音确实“也许我真的每一写作天赋,那还努力干嘛?”后来我对这门课真是不用心了。最后我马马虎虎得了一个C(看来他不是不喜欢我,我原以为他会给我一个D)。从此,在大学的后来几年中我一直没有上过英语课。这种结果在动机心理学中得到了印证:如果学生真的认为他们缺乏某种能力,他们通常会以为自己将永远无法获得这种能力。因此,他们往往就会停止努力,最后完全放弃——这种现象被称为“学习绝症”。如果我想当一位胸怀大志的作假或是专攻英语文学,Y老师给我的评价将会是灭顶之灾。幸运地是,我那时只是想成为一名牙医,并且认为Y老师的话不会对我未来的事业产生影响。

        我想错了。回想那些让我后来成为心理学教授的事,我发现竟然是Y老师的课奠定了我教学风格的基础。在了解动机心理学和“学习绝症”带来的灾害后,我意识到教师的工作就是:最大限度地利用他的知识来努力提高每个学生的成绩——用一个词概括就是“教学”。今天,我遇到了好多考试成绩差的大学生。他们成绩差不是因为他们无能,而是因为他们在读书或听课时不会抓重点。我经常鼓励这样的学生与我谈心,并帮他们分析学习中的困难。我还强调指出,如果他们真是无能,或在遇到困难时不会改变学习方法,那他们根本就考不上大学。

        当然,并不是所有学习有困难的学生都会来找教师谈心。但在那些找我谈心的学生中,有75%的学生的考试成绩得到显著提高。的确,教学给我带来了最大的满足——那些学习刻苦、努力克服困难并取得明显进步的学生流露出的微笑。从这一件件事中,我意识到我已经完成了作为一个“老师”的任务。偶尔也有这样的学生,他们需要老师严厉批评才能获得进步。但绝大多数学生,不管他们水平如何,都更喜欢听能激励并帮助他们学习的意见。

        由此我想到了另一位老师。是他让我意识到高效教学法的重要性,是他改变了我的事业。他就是教我们“演讲”的迈克内利斯博士(Dr.McNelis)。这门课是教育学院为那些口试不合格的学生开的补习课。当时如果想在我们州获得教师资格证,你必须通过口试。那时我还不是一个特别有感染力的教师,我毕业还需要再学一门课程。我被允许与低年级的学生一起上他们的必修课作为替代。由于我们班只有6名同学,我们就得在一学期内做8-10次演讲,而不是像新生一样只做3-4次演讲。这让我感到恐惧。因为在我的朋友圈中,就数我最容易怯场——这个缺点让我在上课时既不敢提问也不敢发言,即使我知道我的发言将会很精彩。

        第一个月的演讲课简直就是地狱般的生活!因为不得不处于众目睽睽之下,我甚至连中饭都吃不下。我之所以能坚持下来是因为迈克内利斯博士非常配合,提了很多建设性的意见。而且我还发现同学们和我一样焦躁不安,一样的糟糕,这让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博士的强项是让我们的演讲更连贯(他用的这种方法也能让Y老师成为一名出色的英语写作老师)。那个学期的第五周,当我们开始从学习信息结构转而学习表达信息时,我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我们那一周的作业是准备一个20-25分钟的演讲,内容自定,但必须是我们自己熟悉而同学感到陌生的东西,因为这样可以吸引听众的注意。我演讲的题目是《如何制作冲浪板》。首先,我准备了制作冲浪板模型的所有原材料,包括聚苯乙烯泡沫塑料、树脂、玻璃丝、木头等等。我还准备了32张卡片,上面详细列出了制作冲浪板的所有步骤。同学们,我准备好了!我要做的不过是一边摆弄这些道具,一边念这些卡片就行了。

        这就是我演讲前的打算。当然,准备化学原料的同时要念卡片,搭模型真是挺难的。当我开始结巴时,博士站起来打手势说“暂停”。他走到讲台,没收了我的卡片,笑着说:“专家老师,请教我们如何制作冲浪板。”我目瞪口呆地看了他几秒钟后,看着我的道具,我继续做那个冲浪板。我一边做一边发现自己的手变得越来越灵活了,也越来越自信了。我不是在照本宣科而是在教学生。我镇静了下来。我的同学对我的演说很感兴趣。在我结束演讲时,博士问了我一个技术问题——批量生产的冲浪板的制作方法跟我介绍的方法有什么不同。我心虚地回答说:“我不清楚”。他朝我笑了笑,开始讲评我的演讲。

        博士首先说我的演讲在他拿走我的卡片之后发生了质的飞跃。然后他问同学们说:“你们将成为老师——也就是成为你那门学科的专家。如果你想让学生沐浴在知识的光辉里,你最好让自己成为一名专家。如果你只知道照着教科书或教案宣读,你教给学生的不过是朗读技巧,而且会让你的学生觉得无聊之极。但如果通过演示,通过目光交流和观察学生的表情,你给他们传达出了你的激情、专业知识和敏锐。这就会让你的学生坐端正,专心听讲。”博士指出,当我被迫丢掉卡片时,我的演讲起了最明显的变化——我开始相信自己时,我就有了激情。然后他说了一句让我这么多年来铭记于心的话“如果上课没有激情,老师很难让学生对该学科产生兴趣。”

        博士最后指出的一点也是我无法忘记的。他说我最后的回答“不知道”,只有在我真不知道答案时才是合适的。他说,即使一名中学生也能看出老师是不是在“糊弄”学生。博士认为“糊弄”只会降低老师的可信度。然后他还说,如果后面再加上一句“但我会去找找答案”,我的回答就更好了。

        自从那天起,我不再觉得演讲课难上了。事实上,我开始喜欢上演讲了,而且开始认真考虑我的未来了——我想既能在心理学领域里发展,同时又当一名大学教授。我明白了出色演讲的关键在于充分准备,并且在演讲的时候饱含激情,这一点是博士所强调的。在我随后作研究生助教的几年里,通过向学生提问(用半修辞的方式)吸引学生的注意力,我学会了如何活跃我的课堂气氛。这些方法是无价之宝,因为由于种种原因你并不能确保每次走上讲台的时候都饱含激情,那时这些方法就能给予及时弥补。博士还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不必要(也不应该)在做演讲时依赖大量的笔记。不错,我还是会把教案带到课堂上,甚至在黑板上写出当天的演讲提纲。但我从不照着提纲念,我讲给学生听,鼓励他们思考我的观点,甚至反驳我的观点。学生的提问和挑战成了我与他们交流的标志。如果有些问题我也不太了解,我从不给出一个绝对的答案。我的经历一次又一次证明了博士的正确性:学生总是尊重那些认真回答学生问题的老师,即使他们当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他们课后总是乐意去寻找答案。在我这门课程里,学生问的许多问题结果都是值得研究的。我和我的学生通过独立研究都对问题做出了回答。在大多数情况下,学生和我得到了锻炼,因为我们的知识得到了丰富。

        以上体会分别是从最打击学生的老师和最启发学生的老师那儿获得的。优秀的老师知道每一个学生都有他独特的能力,教学也就意味着找到培养这些能力的方法。Y老师从反面证明了这一点:认为学生缺乏某种能力就会让学生丧失学习动机,从而帮助学生“实现”那个“一事无成”的预言。我那优秀的演讲教师——迈克内利斯博士不仅相信每个学生都能成为一位杰出的演讲者,而且也让我意识到要想成为有感染力的演讲者,就必须要有充分的准备,要有激情,要接受新思想。当然,这些年来我也从其他老师和同事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但恐怕Y老师和迈克内利斯博士给我的经验是最有用的。

后记

        多年以后,我与本文提到的两位老师都有过联系。1979年,Y老师碰巧在校报上读到一则消息,说他以前的某学生出了一本书。他给我寄来了一封贺信,并附上一份请柬说我要是去他居住的地方,他就会请我吃饭,因为他以前许诺过。收到他的信不久,Y老师就去世了。(但愿他不是为我取得的成就感到过分震惊而去世的吧。)

        1981年,我组织了一个非正式的学术研讨会。演讲结束后,我和以前的几位教授边喝啤酒边聊天,迈克内利斯博士走了过来并祝贺我说:“你的演讲比你那次如何制作冲浪板的演讲要精彩得多”。他还记得我14年前的演讲,我觉得很吃惊。而且他这句话一语双关,指明那次经历和他的指点成了我人生的转折点。他笑了笑说:“说起来你该请我喝杯啤酒。”他搬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

附:

        谢弗博士是佐治亚大学心理学教授,也是该校本科生心理计划主席。在过去的28年里,他给本科生和研究生上过社会心理学、发展心理学、谢弗博士是社会化和个性发展研究的权威。他编写的课本《社会和个性发展》填补了该领域的空白,目前已出版了四版,并被翻译成了中文和西班牙文,在全世界范围内广泛使用。谢弗博士的另一本是与西格尔曼(Carol K.Sigelman)合著的《终生人类发展》,现已是出第二版。1990年他获得梅格斯奖。

   

  评论这张
 
阅读(420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